最近這一個多星期,我也被感染了流行性感冒,起初症狀也還好不很嚴重,就了不起全身一點點酸痛,也沒發燒,只是鼻塞,可是幾天之後,我突然失去聲音了,說話開始有點困難,看診也只能勉強的用不清楚的聲音來問診,這樣的情形開始讓我不斷思考,身為一個精神科醫師,可以看不到,或許可以聽不到,但是嘴巴卻是他很重要的器官.


  因為當精神科醫師不能說話的時候,那該怎樣看診,如何向病人表達你的痛苦我了解,這時候我發現嘴巴喉嚨竟然是我最重要的工具,現在努力的吃藥,吃類固醇,只希望我的聲音能夠儘早回覆,因為沒有聲音,不能暢所欲言的日子真的好可怕,以後我一定要好好保養我的嗓子,不要讓自己不能說話那麼痛苦了!


  在這裡還是感謝各位這段時間的支持與鼓勵,有你們的陪伴,讓我成長的路上不會孤獨,謝謝大家囉!


  想一想還是把一個真實的故事寫出來跟大家分享,之前在我住院醫師的時候,曾經遇到很多不同狀況的病人,當然有些人現在還是會找時間來竹東掛門診,其中有一位,從我離開台北之後就再也沒有看到他了,一直到了前一陣子回去跟學弟妹演講,大家突然跟我說,學長他得了XX病了,當時我真的相當錯愕(到目前都還是這樣),因為這個人在我心中,他對我總是客客氣氣,雖然稱不上他是個乖乖治療的病人,但總是始終如一的就待在我門診,可是從我離開台北之後,似乎讓他變得焦躁不安,雖然到目前都還不知道自己有甚麼魅力讓他覺得穩定,可是我必須承認,聽到他的這個壞消息,確實讓我有很大的負面感受.


  有時候我也會思考,病人跟醫生之間的連結除了疾病,是不是還有一些隱藏的因素,比如互相的信賴和傾聽,我記得有一次我在門診跟病人說,誰說醫生一定要穿白袍才會看病,有時候就很輕鬆的跟病人閒話家常,未嘗不是一種治療,一種如同朋友或家人的關心,這些無形的因素或許是治療疾病更好的良藥,可是他會讓人上癮又著迷吧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喬巴醫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