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在南澳的最後一個夜晚,雖然不是第一次獨自旅行,但是這次的心情特別不同,旅程中讓我回顧了許多精神科醫師成長過程的點滴,我自己或許就像是卡通裡的喬巴,有著藍色的鼻子,人形的身體,總之是個怪胎。

記得我在住院醫師訓練時,就是師長們眼中與眾不同的人,我心中常常有許多的為什麼,但是我也說不出所以然。直到我離開了台北松德大皇宮,到了竹東這絕非都市的的地方,我重新檢視究竟我想要做的是什麼?

  在我最無助時,出現了一位照顧我將近七年的人,那是我們醫院的社工(以下簡稱綽號芭樂),記得當時我跟主管單位說我想要做自殺防治,以前我對這塊接觸最多,當時還有人打電話跟芭樂說,那個蘇醫師是誰啊?跟我說他想做自殺防治,你們醫院通報都有問題了,還敢這樣跟我說。七年後,在我遇上小敏之後,我們團隊證明竹東確實可以做到比各縣市都優秀。

  七年來當然不只有這件事情,過去我其實最害怕的就是藥酒癮治療,因為這是我畢生的弱項,先是發現竹東飲酒者特多,我勇敢引進戒酒發泡錠,之後在院長的要求下,開始接觸藥癮治療,其實一開始並不順利,只是記得老師束連文主任說過,要做就要做大,不然就不要做。運氣當時也不賴,遇到人生中另外一位照顧我許多的夥伴(以下簡稱March),當時只是無聊跟他閒聊,可是我對於社會學的認識卻也由此開始,讓我嘗試用人類學的角度重新審視藥癮的行為,他不再是讓我害怕的成癮行為,而是一段段動人的生命故事,也揭開竹東勇哥傳奇的一頁。

  在此同時,為了協助愛滋防治,遇上了花花和百齡,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百齡,這位傳奇性人物,由數學系轉到族群文化研究所,我的生命因此產生化學變化,從他的成長故事中,我開始了解這個世界並不是過去我所看到的而已,他有更多的層面與意義,百齡的生命故事中,讓我開始思考該如何運用我的人生,也讓我幫忙了許多過去我從未想過可以幫忙的人。

  這七年的故事當然不只如此,還有一位貴人更拓展我的視野,開始讓我接觸所謂的失智失能領域,更認識了一位好夥伴(縣哥),記得當時火燒屁股,一起共患難的感覺,或許都不足為外人道。而這位貴人,更讓我有機會在白色巨塔中有個良好的工作環境,並且掛上讓我最驕傲的彩虹旗,因為這是其他白色巨塔不能輕易做到的,我由衷感謝他。

  雖然這些種種的驕傲,是種美麗的回憶。可是我其實還是有幼稚的一面,記得一位很要好的同事,每次都笑我像小孩子一樣在耍任性,可是當你每次這樣說我,其實我都會思考,他為什麼這樣對我說,可是我還是會安慰自己,我其實也是有脆弱的地方,偶爾的任性,其實是為了堅持自己的夢想。不過我很感謝同事、朋友、夥伴們這些時間來對我任性的包容,在我最脆弱時,依然都在我身邊,未來的日子,希望我們還是用各種方式相互扶持,這才是夥伴的意義吧!!

  這三張是我想到代表我來南澳的三張照片吧!!

澳洲袋鼠  IMG_6367  IMG_6640 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喬巴醫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