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今天一位說客家話的婆婆跑到醫院來,問說為什麼他孫子來體檢,說他孫子是阿達!"當時我真的一陣錯愕,仔細一看,原來是XXX的家人,我很認真的告訴他,心理測驗的結果發現他去當兵很有可能被欺負,因為他反應比較慢一些,跟不上團體的速度,可是阿婆很生氣的斥責,"你們寫我孫子有問題,現在連三總都說他有問題,這樣子亂寫沒有醫德,我孫子從小就很孝順很乖,考駕照一次就及格,不可能是阿達。"


  當時我不斷思考,以往很多兵役體檢都是隨便看看勾一下,可是我很認真的看每個役男,用最短的時間抓出可能有問題會適應困難的人,當初我覺得我是在幫忙他們,也是盡我的義務,雖然役男都會很擔心被覺得有精神科的問題,我還是儘量幫助他們,告訴他們如何去調適軍旅生活,只是到了今天,我雖然知道那位役男很希望服役,可是我們當時做出來的結果,我也就把數據呈現上去,不做太多評論,試圖在役男的期待和醫師的職責之中取得平衡,但是仍遭到家屬的不諒解。


  很多時候醫生到底怎樣做才是真的為病人著想,真的很不容易,平常自己一個人要扛起全科的大小事物,做的很累,原本想說吳佳憬醫師快要能來幫忙了,結果遇到太多困難,或許只能等待,做到我不能做的那天吧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喬巴醫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