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7年2月7日晚上日本時間23:00


(以下故事尚未好好完成,但是卻是日本之旅難忘的回憶,回國後再來詳細補述修改)


今天要去睡覺之前,突然房間電話大作,阿華打電話說如果有人好像浮在溫泉怎麼辦?當時我二話不說我趕快去看,隨後我和同行的阿中衝到四樓露天池,看到日本人一一衝向澡堂外,當我進到池邊,看到真的有個人浮在池中,我趕緊打電話到櫃台,但是語言不通的我,實在無法溝通,只好索性飛奔到一樓櫃台大廳,請工作人員跟我上來四樓,當時即將下班的工作人員還搞不懂發生甚麼事情,在此同時一位歐巴桑已經先趕到池邊試圖要把這位先生拉至池邊,我帶著櫃檯的小弟來到溫泉池畔,趕緊協助歐巴桑將這位先生拉上岸邊,他大概是一位七十多歲的歐吉桑,我隨即檢查他的脈搏,但是無法測得,我便開始幫他胸部按摩,施展我多年沒有使用的心肺復甦術,根據最新的心肺復甦術胸部按摩和給氣呼吸應該是30:2,快快壓,拼命壓,切莫停,當時沒有適度的保護措施,只好單獨給他胸部按摩,記得當時好像壓了才四到五個循環,救護車就已經趕到了,他們效率真是快啊,隨後在救護人員給予心電圖快速檢視,已經沒有心跳反應,當時我心裡還真想提醒他們要不要先電擊看看。


  到了半夜三點左右,我們幾個人都被叫醒了,果然是日本的警方來找我們做筆錄,還要到案發現場模擬實境,只是我竟然傻傻的沒有多加外套,到溫泉池畔我全身冷到直發抖,之後一位中文翻譯人員才到現場幫我們翻譯,訴說當時一群日本人是如何冷漠的見死不救,和我們這三位怎樣找人來幫忙,拖了約四十分鐘,完成筆錄,我們一干人等才又回房繼續睡覺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喬巴醫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